停止在菲律賓的一系列殺戮!要為Duterte對菲律賓人民的罪行提出起訴!

拍摄者Lucky dela Rosa/Philippine Collegian

加入我們人權運動和簽署聲明 https://forms.gle/pX9x7wjtksak2qCEA。本声明还提供英文, 西班牙文, 法文, 阿拉伯文泰文版本

***

八月在菲律賓Duterte的統治下,被銘記為致命的殺戮月份。四年前的八月十七日,在Caloocan市Tullahan 河貧困社區的一條遍地垃圾的小巷裡,菲律賓警察在禁毒行動中槍殺了一位無辜的 17 歲高中生。他名叫Kian Delos Santos。

2018年8月17日,19歲的Carl Angelo Arnaiz和14歲的小學生Reynaldo “Kulot” de Guzman雙雙失蹤。他們最後被見於Rizal省Cainta鎮。十天後,Arnaiz 的遺體被發現於Caloocan市的一所太平間。警方的驗屍報告指出,Arnaiz身上有五處槍傷,死亡時死者是伏在地上。其中,兩枚子彈穿透了他的右胸,另外三枚子彈各穿透了他的上胸、左胸及下腹。而De Guzman的浮屍則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被發現於Nueva Ecija 裡的一條河流中,距離他的居所和最後目擊地點約七十公里。他的頭被封箱膠帶封住,身上更有31處刀傷。

警方聲稱Santos是毒販,並且在警員接近時「還擊」(菲律賓社會特稱這種情況為「南拉班」)。他們稱從那少年身上,找到了一把點45口徑手槍、四個子彈匣和兩包疑似冰毒。警方同樣替Arnaiz講了一個相似的故事,他們聲稱Arnaiz在Caloocan市策劃了一場劫案,挾持了一輛出租車,並向救助司機的警察開槍;警方聲稱當場擊殺了Arnaiz。一份警方報告稱,他們從Arnaiz身上找到一把點38口徑手槍、兩包大麻葉、三包冰毒和一個裝有「各種私人物品」的背包。

這個「南拉班」的敘述,警方同樣散播在過百次其他的禁毒行動,用來合理化殺害涉毒嫌疑人的行為——然而,這些故事充斥著明顯的漏洞和可疑的警方說法。如此形成了一套清晰的行為規律,就是如何翻用及栽贓證據,例如槍支、非法藥物等,捏造在不同的緝毒行動中,發生過武裝對峙的場景。有目擊者說,曾有一些便衣的持械人士,到Santos的家營商店裡抓著他,然後不停地掌摑和毆打,直到他哭著求饒;附近的監控鏡頭拍攝到,Santos被拖到小巷,事後他的屍體在那處被發現。其後驗屍報告所顯示的,與他參與槍戰的說法相矛盾。很明顯:他是被冷血殺害的。

對Santos、Arnaiz和de Guzman的殺害和綁架事件,都是在幾天之內發生的。隨之而來的大規模公憤,導致三名警察因謀殺Santos而被定罪,並對另外兩名警察,以涉及酷刑罪名發出逮捕令。他們還涉嫌栽贓毒品及槍械證據,以及對Arnaiz和De Guzman無情殺害。然而,這場殘暴戰爭下的殺戮,只會肆無忌憚地加劇。即使在 COVID-19 大流行之時,攻勢仍然繼續。根據菲律賓緝毒署的數據,截至 2021 年 6 月,緝毒行動中的死亡人數已達到 6,165 人,還有更多的人被身份不明的槍手,私自處決。

這場戰爭的受害者家屬繼續尋求公義,即便國內的問責機制顯然是緩慢、無效的,並且基本上無法起訴這些殺戮的肇事者。因此,國際刑事法院的檢察官辦公室已要求調查,涉嫌在毒品戰爭中所犯的反人道罪行。

然而,杜特爾特總統似乎沒有動搖,甚至毫無悔意。在他的第六次,也是最近一次的國情咨文中,他嘲諷了國際刑事法院,並無恥地重申這大規模屠殺的國家政策。不僅在毒品戰爭中,而且在政府的反叛亂活動中,向警察和軍人下達了進軍令,對付所謂的共產主義叛亂分子時,「槍斃他們。」

去年,也就是 2020 年 8 月 10 日,和平倡導者、土地和環境捍衛者 蘭道爾·埃查尼斯(Randall Echanis,小字Ka Randy卡蘭迪,下稱),在他位於計順市(Quezon City)的住所中被殺害。對他遺體的獨立屍檢表明,他在被刺死之前,曾受虐待。卡蘭迪是菲律賓民族民主陣線的長期顧問,主責是與菲律賓政府和平談判,也是該組織的「社會經濟改革互惠工作委員會」的成員。他也曾擔任 Anakpawis Partylist 的主席和 Kilusang Magbubukid ng Pilipinas 的副秘書長。

在2020 年 8 月 17 日,卡蘭迪入土安息之際,身份仍然不明的襲擊者,在西內格羅省(Negros Occidental)描戈律市(Bacolod City)槍殺了人權工作者莎拉·艾瓦列斯(Zara Alvarez)。莎拉是人權組織卡拉帕坦(Karapatan)內格羅島分支的律師助理,也是單身母親和衛生工作者。2018年,司法部在禁止菲律賓共產黨和新人民軍「恐怖分子」的申訴書中,列出至少 600 個名字,卡蘭迪和莎拉都在其中。那起法律行動是依據現已廢除的《人類安全法》,而針對他們的殺害,是在更加陰險的《反恐法》頒布後,僅僅幾個月內發生的。

雖然卡蘭迪和莎拉的名字,最終從 2018 年的禁令申訴書中刪除,但是這種明目張膽的紅色標記行為,已經將靶子標的放在他們背上。這個標的,是紅色標記那危險的表徵,甚至帶來致命的後果。聯合國關注人權維護者處境的特別報告員 瑪麗·羅那 (Mary Lawlor) ,在其 2020年的報告中指出,紅色標記是針對人權維護者的特殊脈絡死亡威脅,以致「在菲律賓,「標記」為「紅色」(共產主義),是對維權者一種嚴重威脅,已有一些被貼上標記的維權者,被謀害了。」

從2016年7月到2021年6月期間,隨著政府的反叛亂行動,有四百多人被法外殺害。受害者當中,有許多人是社運活躍份子、人權維護者、工會人士、和平倡導者、農民和原住民領袖、環保主義者、教會職員、律師、記者 — 大多數人都被紅色標記了,並被公開誣蔑為「共產主義恐怖分子」。其後他們被殘酷殺害,一是死在身份不明的兇徒手中,一是死於警察和軍事行動中,據稱他們當時有「還擊」,呼應了毒品戰爭中「南拉班」的敘述。

由於八月份在杜特爾特統治下,已成為菲律賓的殺戮月 — 其統治遺產是廣泛的殺戮、孤苦的家庭和全國恐怖感 — 所以我們選擇將八月列為紀念和追討的月份:採取行動並討回公義的月份。這種大規模謀殺的國家政策,必須結束。

在記住 Kian、Carl、Kulot、Ka Randy 和 Zara 的同時,我們也要記住數千名法外處決的受害者。我們與他們的家人站在一起,追究責任。對於尋求正義方面,我們呼籲停止一切在菲律賓發生的殺戮,並結束所有助長這些謀殺的血腥行動和政策。我們呼籲國際組織,例如國際刑事法院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,對菲律賓的人權危機進行公正和獨立的調查,並起訴杜特爾特總統及其盟友,對菲律賓人民犯下的殘忍罪行。

我們絕不能因為杜特爾特政府的殘暴計劃,而再失去多一位 Kian、Carl、Kulot、Ka Randy 或 Zara。 必須反抗侵犯人民權利和公民自由的猖獗行為。我們必須立即行動。###

初步签署人名单

  • Karapatan
  • Rise Up for Life and for Rights
  • Kilusang Magbubukid ng Pilipinas
  • Ecumenical Voice for Human Rights and Peace in the Philippines
  • Concerned Artists of the Philippines
  • Sandugo Movement of Moro and Indigenous Peoples for Self-Determination
  • Kalikasan People’s Network for the Environment
  • National Union of Peoples’ Lawyers
  • Kodao Productions